公告栏

更多

联系我们

民建鞍山市委联系地址: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春光街13号,党派大楼

电话:秘书处:0412-2526329

          宣传处:0412-2526326

邮箱:asmj2216417@163.com

参政议政

金融对推进农村土地流转的对策

2015年6月10日  935次

赵春媛

农村土地流转是农业可持续发展的客观要求,也是化解“三农”难题的有效途径。十八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了《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》,针对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和规模经营,提出了将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、承包权、经营权“三权分置”,这标志着我国布局农村集体资产产权试点工作即将全面展开。进一步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,将会打破中国农村固有的传统商业模式,土地流转将会促使农业经营向集约化、规模化方向转变,进一步推进农村土地流转,为拓宽农村金融供给渠道、破解农村资金短缺提供机遇。因此,正确分析当前农村土地流转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问题,研究制定有效的政策措施,意义重大。

一、金融支持农村土地流转存在的问题

1、土地流转配套服务机制不健全

当前农村土地流转主要依靠自发进行和行政推动,缺乏健全的市场机制和必要的中介服务机构,没有建立土地交易和储备中心、土地资产评估中心等统一规范的流转监管机构,土地流转信息不畅,供需双方流转信息很难实现有效对接,“流不出、转不进”同时存在,造成转入转出两头难。地方政府越俎代庖,限制了土地信息的流通,土地流转管理职责不明、管理缺位。

2、农村土地流转的法律缺失和政策不完善

我国缺乏专门的法律对农村土地流转进行规范,没有颁布农村土地流转相关法规,使农村土地流转的产权性质、土地流入流出方的权利与义务关系、流转期限、流转方式、争议解决办法和法律责任等无法可依。虽然,我国的《土地管理法》、《农村土地承包法》、《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》、《国务院关于加强土地调控有关问题的通知》等法律法规做出了明确规定和要求。但《物权法》、《担保法》、《民法》、《公司法》等在一定程度上业制约了土地流转。促使土地流转模式的创新与现行法律法规冲突,导致对土地流转征用缺乏细节规范,司法实践中不易操作,致使土地流转片面追求规模化,忽略土地利用率的合理化。

3、土地流转缺乏社会福利保障机制

我国农村养老、医疗、社会救助等社会保障体系尚不健全,失地农民缺乏生存保障。在农村,土地具有较强的社会保障和就业功能,大多数农民把土地作为最基本的生活保障,宁肯粗放经营,也不愿将所承包耕地的经营权长期流转出去,即使是从事其他行业作为主要收入的农民,由于失业的风险和收入的不确定性,相当一部分也不愿放弃土地,仍把土地作为最后的退路,是最后的“保障线”。而且部分土地转出收益吸引力不大,致使流转意愿不强烈。

4金融服务不适应土地流转需要

农村流转土地经营权价值确定制度尚未建立健全,由谁评估、如何评估、参照标准、公正监督等事项随意性大,评估的土地经营权价值差异较大,公允性难以让土地经营权人和贷款银行同时接受。面对土地流转催生专业大户、家庭农场、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,金融创新明显滞后,非货币化资产权证抵押贷款业务难以实质性推进。同时,农村流转市场不健全,农业长期发展投资回收期长,要求贷款期限延长,而涉农金融信贷品种主要是农户小额信用贷款、农户联保贷款和担保贷款,普遍金额小、期限短,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需要在时间、风险与价格上不匹配。一旦贷款逾期,个别到期收回的抵押资产处置难度较大,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商品性就不可能通过市场充分表现出来,直接抑制了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和抵押。没有专业的经营权价值评估机构,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缺乏金融服务支持。

二、推进农村土地流转的金融对策

1、完善农村土地流转保障体系

加大政府对农村社会保障的投入力度,加快推进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建设,优先解决农民的基本生活保障问题,建立多层次的农村社会保障体系,逐步使农民工进入城市和小城镇社保体系,逐步弱化土地的福利和社会保障功能,增强土地的生产资料功能,完善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和农村合作医疗制度,拓宽农村社会保障筹资渠道建立失地农民社会保障基金,做好失地农民的就业安置工作,鼓励农民流转土地,通过“以土地换保障”的形式建立农村养老保险基金。

2加快相关法律法规建设

 根据现行法律、法规和政策,进行适时修改修订《土地管理法》《物权法》《担保法》等相关法律法规,完善《土地管理法》中关于土地征用及补偿制度规定,从法律上清晰界定对土地流转过程中的相关方权利和义务,建立符合农村实际的农地抵押法律体系,更好的保障土地流转规范运行,杜绝采用行政强制手段以土地换资金、以土地换技术、换项目以及以土地滥搞形象工程,片面追求规模化流转土地,损害农户利益行为。

3健全农村金融服务体系

农村土地流转制度要与金融制度的创新结合起来,探索合作组织与金融机构开展股份合作,出台相关配套政策和措施,制定科学、有效的管理制度和方法,明确贷款对象、利率、期限和额度,建立规避贷款风险机制。发展农村土地金融业务,积极探索农地承包权证券化、土地信托、金融租赁等多样化的农地金融业务,激励农村金融机构加大支持土地流转力度,充分发挥债券市场的引导作用,支持符合条件的农业龙头企业,通过发行短期融资券、中期票据和中小企业集合债等方式,不断扩大直接债务融资规模;对涉农金融机构开展土地流转业务给予减免营业税、所得税等政策优惠,同时对土地经营权的取得、转让进行明确规范,保障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处置土地经营权过程中的各项权利,消除银行业金融机构在支持土地流转过程中的顾虑,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全力支持农村土地集中流转,为农业发展提供资金保障。

4、加快农村信用体系建设

建立健全农村信用体系,将农民和专业合作组织的信用信息纳入征信系统,并开放基层金融机构的查询功能,使征信系统在土地流转和农业产业化经营中发挥重要作用。充分发挥各级政府在维护信用秩序方面的主导作用,形成以政府主导、部门联动、综合治理的社会信用整治格局,从而减少农村金融机构的信贷风险,为农村金融积极放贷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。把专业大户、家庭农场、农民专业合作社等纳入信用评定范围,建立信用档案,允许其依法用权属清晰、风险可控的大型农用生产设备、林权、仓单、可转让股权、专利权、商标权等权利质押贷款。

5强化组织领导,培育规范化的土地流转市场

进一步强化领导责任,建立健全工作责任制,将土地流转规范化管理工作形成协调联动机制、形成长效机制。搭建土地流转服务平台。健全土地流转交易市场和土地流转服务中心,开通土地流转信息网,为农民流转土地提供“一站式”服务;建立价格评估指导机制。客观公正地评估、发布土地流转指导价格,促进土地流转公平公正合理;建立风险防范机制。建立有效的市场准入制度,对进入流转市场的经营主体农业经营能力进行资格审查和资信评估;建立风险保障金,降低土地流转风险,鼓励农民以土地经营权入股组建多种形式的股份合作社,把土地承包经营权量化为股权,并委托合作社统一规划、统一经营,用市场化手段进行资本运作和资产经营,实现土地资源向土地资本转变,土地承包经营权向土地股权转变,促进土地资源的优化配置和农民利益的长期有效联结,健全市场机制,促进有序流转。



←上一页 返回前页 下一页→